歡迎來到云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來自瀾滄、西盟、孟連脫貧攻堅一線的調查報告——山里人迷上供給側改革

云南三江并流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西盟縣的扶貧項目再次傳來捷報:公司帶動上千建檔立卡貧困戶種植青貯玉米和皇竹草,共8000余畝。同時,貧困戶通過入股,每年還可獲得養牛場利潤分成。種草、運草、分紅,到今年底,預計全縣建檔立卡戶有3000人可以脫貧,以后會迅速增多。如今在西盟佤族自治縣勐梭鎮班母村村民扎莫眼里,草是實實在在的財富。他光運輸一噸草就能掙40塊,半個月就運了150多噸。會開車的扎莫,現在就靠運送皇竹草,踏上了致富路。此捷報來源于新華社記者周亮和傅云威,隨后人民網、新浪網、大眾網、東方網等媒體紛紛進行了轉載,新華網原文如下:

在祖國西南群山的西南部,有三個少數民族自治縣。這里的脫貧攻堅,可不是隨便種點什么、養點什么那么簡單。出路在哪?歷經多年摸爬滾打,當地人在大山上鄭重寫上了答案——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記者前不久在普洱市邊境三縣瀾滄、西盟、孟連看到,當地在脫貧攻堅中,一方面注重“一地一策”;另一方面在供給端發力,用優質特色農副產品叩開市場大門。嘗到甜頭的山里人,如今迷上了供給側改革。

20171128-1_副本.jpg

茶農為何“砍茶樹”?

“別人發財靠種茶,我們發財靠‘砍茶’!”在云霧繚繞的景邁山上,瀾滄拉祜族自治縣的布朗族兄弟南康說。

南康所謂的“砍茶”,可不是私砍濫伐茶樹,而是為提升茶葉品質,由專家和茶農共同琢磨出來的一項優化茶林措施。

雄渾的景邁山,山頂有2.8萬畝千年古茶林,研究表明,這些高大的茶樹是野生茶向種植茶過渡的活化石。老祖宗的遺留,既澤惠后人,也給子孫壓上了維護榮譽的重擔。那一片片后來種在山腰上的臺地茶,如何才能像千年古茶樹一樣,挺起“景邁山出品”的胸膛?

曾經,山上的布朗族、傣族鄉親為了脫貧,于上世紀末搞起了密植高產,用了農藥化肥,結果產量上去了,但病害卻加劇,茶質節節退化。路子走歪了,南康他們醒悟了過來。

20171128-2_副本.jpg

專家來了,信息也大量傳進山來。在縣里的決策下,在專家和扶貧干部的幫扶下,南康他們開始了生態茶園的改造:砍茶樹!把每畝3000棵壓減到160棵,絕對禁用農藥化肥,同時用現代生物技術“蟲口奪茶”,在茶樹間種植具有抑蟲利茶功能的喬木和藥材。

“起初有點舍不得。”南康笑道,“改造后,臺地生態茶價格漲了十多倍,喬木下面還產出了名貴藥材。”

如今,南康已成為景邁山茶葉誠信聯盟理事長,他提出盡快“統一定價、統一檢驗、統一監控、統一標識”,“實現可追溯、可查詢、可識別,讓景邁山始終成為名茶之鄉。”南康說。

20171128-3_副本.jpg

“種草給牛吃,養牛給人吃”

在佤族傳統中,牛是財富的象征。如今在西盟佤族自治縣勐梭鎮班母村村民扎莫眼里,草更是實實在在的財富。

從今年初開始,西盟的溝溝坎坎,就開始種植一種名叫皇竹草的植物。會開車的扎莫,現在就靠運送這種草,踏上了致富路。

故事緣起于一場農業供給側改革。過去,佤族群眾一家一戶養牛,難以形成規模,疫病也多,牛肉品質不理想。后來,農科機構利用婆羅門牛、莫累灰牛和云南黃牛雜交,用時數十載,選育出一個新品種云嶺牛,肉質堪與世界頂級牛肉媲美。而皇竹草是喂食云嶺牛的優質飼料,由此,阿佤人找到了用武之地。

“光運輸一噸草就能掙40塊,我半個月就運了150多噸。”扎莫說,“以前從沒想過,草還能掙錢。”

20171128-4_副本.jpg

西盟光照足、雨水多,皇竹草很容易種。縣里引來了龍頭企業云南三江并流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與之簽訂了精準扶貧項目協議,帶動上千建檔立卡貧困戶種植青貯玉米和皇竹草,共8000余畝。同時,貧困戶通過入股,每年還可獲得養牛場利潤分成。種草、運草、分紅,到今年底,預計全縣建檔立卡戶有3000人可以脫貧,以后會迅速增多。

記者在養殖基地看到,幾百頭毛色發亮的云嶺牛正悠然吃草。“佤族崇尚牛,西盟適宜種草,我們把文化和產業相結合,發展優質肉牛產業,很受群眾歡迎。”西盟縣委副書記、駐村扶貧工作隊總隊長鄭青江說。

大山深處的“直過民族”群眾,要實現“產業直過”,關鍵在精準,核心在供給側改革。鄭青江說:“西盟今后還要深挖牛文化內涵,打造‘佤部落·西盟牛肉’品牌,并發展文旅產業,做長產業鏈,讓少數民族群眾與全國同步實現小康。”

20171128-6_副本.jpg

紅土地長出“西洋果”

牛油果原產美洲,享有“森林奶油”美譽,是高檔進口水果。如今,這種“西洋果”在滇西南的紅土地上扎下了根。

在孟連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縣芒信鎮芒信村,滿山的牛油果樹密密匝匝,工人正忙著穿梭采摘。孟連縣已建成7500畝牛油果示范園,今年首次迎來規模化收獲。

“今年掛的上百噸果子,還沒成熟就被超市包了。”示范園投資方云南綠銀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祁家柱說,“其他果園將陸續進入旺產期,明年可望增產到2000噸。市場缺口很大,孟連的牛油果有望部分替代昂貴的進口果。”

牛油果能在孟連扎根,除水土氣候方面天賦異稟外,也源于改革的魄力。祁家柱說,他們在品種選擇和引種上花了大量精力和財力,時間成本很高。在當地政府支持下,企業通過中外合作方式,從以色列等國引進現代種植技術,加速了項目落地。

20171128-5_副本.jpg

根據規劃,到2025年孟連縣牛油果種植面積將擴大到10萬畝,在帶動當地農戶致富的同時,還將推廣至其他縣,擬在普洱市建起“亞洲牛油果之都”。

“選項目要有耐心恒心,要因地制宜,優中選優。不能搞大路貨。”孟連縣委書記刀鋒說。

在普洱邊境三縣脫貧攻堅一線,記者處處感受到供給側改革的強烈意愿,見證了各族群眾日益開放的胸懷和眼界,以及廣大扶貧干部的“繡花”勁頭。這是一片充滿希望的土地。

(新華社 新華社記者 周亮 傅云威)

原文鏈接:

新華網

人民網

大眾網

東方網

新浪網

半月談

中國江蘇網

今日爆點

赚钱宝怎么复位